欢瑞现金流暴跌11倍难撑4.22亿净利

借壳3年业绩高增长股价反跌超八成

2018-06-25   信源:长江商报

  • 成功借壳两年后,净利润高速增长的欢瑞世纪依旧深陷经营危机之中。

   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在高溢价、高业绩承诺的推动下,欢瑞世纪的经营业绩高速增长。数据显示,2015年至今年一季度,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最低增速超过50%,净利润也从2015年的1.71亿元攀升至2017年的4.22亿元,两年增长了1.47倍(2014年为亏损)。

    然而,重组承诺期内经营业绩高速增长并非欢瑞世纪经营业绩的真实反映。实际上,亮丽财务数字背后,公司净利润现金含量极低,数亿元的净利润明显虚胖。

    年报显示,2017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.67亿元,截至期末,应收账款高达17.20亿元,较期初增加了10亿元,存货也在急剧攀升,而经营现金流全年净流出4.32亿元,同比暴跌11.56倍。这些数据足以说明,没有现金流支撑的4.22亿元净利润只是账面上的数字而已。

    此外,年报披露的数据不乏奇怪之处。向第二大股东销售收入3.26亿元竟然未收回分文;电影及衍生品业务营业收入为负数,毛利率却高达412.43%;营销子公司向北京卫视、安徽卫视支付保底费用3.26亿元,却只实现合同金额350万元。

    颇多让人不解的问题是公司信息披露的遮遮掩掩。因此,近2年来,监管层两次问询,目前仍在针对其信披问题进行立案调查。

    值得关注的是,截至2017年底,欢瑞世纪前十大股东悉数高比例质押股权,其中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比例超过90%甚至为100%。

    借壳3年业绩高增长股价反跌超八成

    借壳3年来,欢瑞世纪实现了财务数据上的高速增长。

    欢瑞世纪的前身最早可追溯至1999年的三爱海陵,彼时,公司主营摩托车和汽车配件。上市之后,公司在颠沛流离中生存,易主、换主业、更名持续上演,没过一天好日子。

    回溯公告发现,上市第二年,公司以5.4亿元价格溢价4.2亿元收购了重庆连丰通信股权,主业变为电子通讯。次年,公司更名为长丰通信。

    2003年9月,覃辉的卓京系投资上位,成为公司控股股东。2005年,公司更名为星美联合,主营业务由通讯服务运营商变为数字媒体运营商。

    由于卓京系经营不善,导致抵押股权拍卖。2006年,卓京投资股权被司法冻结,二股东金信信托上位,成为控股股东。

    2009年,上海鑫以实业上位,主营业务由互联网、通信变为商务信息咨询。几个月后,新丰福通过间接持股成为ST星美的实际控制人。随后,公司主营业务又回到通信业务及相关领域。

    直到2015年欢瑞世纪借壳,公司曾创造了5年营业收入为零的纪录,被戏称为A股市场奇迹。

    2015年,欢瑞世纪资产管理合伙企业上位。星美联合通过发行股份溢价278.90%收购欢瑞世纪,总价30亿。公司更名欢瑞世纪,主业变为影视和游戏。

    欢瑞世纪股东承诺,2015年至2018年,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7亿元、2.41亿元、2.90亿元、3.68亿元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.52亿元、2.23亿元、2.70亿元和3.43亿元。

    如今,借壳已经进入第四年。前三年,业绩承诺方均实现了承诺的业绩。如2017年,实现净利润3.93亿元,超出2.90亿元的承诺,完成率为135.45%。

    借助标的业绩,2015年至今,欢瑞世纪经营业绩持续高速增长。2015年至今年一度,其营业收入为4.74亿元、7.39亿元、15.67亿元、0.79亿元,同比增幅为55.69%、112.20%、153.06%。同期,净利润分别为1.71亿元、2.65亿元、4.22亿元、0.08亿元,同比增幅为7264.50%、54.74%、59.23%、129%。

    尽管经营业绩持续高增长,但二级市场并不买账。欢瑞世纪借壳之前,股价快速大幅上涨,至2015年12月11日,达到23.86元。此后,股价持续下挫。截至6月22日,收报4.57元,累计跌幅高达80.85%。

    货币资金1年减少8.28亿元,欠款回收慢

    欢瑞世纪经营业绩高速增长之余,应收账款暴增、现金流暴跌的经营危机如影随形。

    根据公司年报,截至2017年底,公司应收账款账面净值为17.20亿元,较年初7.58亿元增加了9.62亿元,增幅为126.91%。去年,公司营业收入15.67亿元。以此推算,这部分营业收入至少有60%变成应收账款。期末,应收账款净值占公司总资产的41.90%。

    与此同时,公司的货币资金消耗非常快。2016年底,这一指标为17.76亿元,去年底则只有9.84亿元,一年间减少了8.28亿元。

    今年一季度,上述两指标的状况进一步恶化。至今年3月底,应收账款仅收回1亿元,而货币资金则减少5.72亿元。

    此外,公司的存货也在急剧飙升。2016年底,公司存货为4.45亿元,到今年3月底,达到9.11亿元,翻了一倍多。

    与应收账款大幅攀升相反,公司的现金流锐减。2016年,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入0.41亿元,2017年猛降至-4.32亿元,暴跌了11.56倍。今年一季度,现金流继续净流出,净流出额为3.03亿元。

    净利润现金含量是衡量公司回款能力、成本费用、财务压力的重要指标,欢瑞世纪的这一指标呈现闪崩之势。2016年至今年一季度,公司这一指标值分别为15.31%、-102.44%、-3601.62%。

    财务指标恶化的背后,是欢瑞世纪经营上的诸多蹊跷之处。

    2017年,公司向第二大客户霍尔果斯萌贝尔影视有限公司销售的收入为3.26亿元,到年底,这笔销售的货款一分钱也未收回。向第一大客户北京爱奇艺销售收入4.48亿元,也只收回1亿元。

    此外,公司子公司欢瑞营销向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支付保底费用共计3.258亿元,但截至报告期财务报告批准报出日,欢瑞营销在两家卫视平台实现的合同金额仅为350万元。公司电影及衍生品业务的营业收入-202.15万元,营业利润-833.72万元,可公司披露的毛利率高达412.43%。

    前十大股东悉数质押股权,信披违规被调查

    财务数据备受质疑,公司因此被监管部门调查。

    2017年7月,欢瑞世纪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。截至目前,调查快一年了,证监会还未公布调查结果。

    实际上,因为给出不正常的财务数据,欢瑞世纪频频受监管部门关注。近两年,针对公司披露的两个年度报告,深交所都发函进行了问询。

    除了经营问题、监管处罚风险甚至可能面临退市外,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的易主风险也无时无刻不存在。

    从借壳上市以来的运作手法看,欢瑞世纪的大股东表现的是一个资本玩家特性,公司前十大股东几乎悉数质押了所持的全部股权。

    截至2017年底,大股东欢瑞联合资产管理合伙企业股票质押比98.92%,欢瑞世纪质押比96.67%,实际控制人之一钟君艳质押比100%,浙江欢瑞世纪100%质押。北京青宥仟和投资质押比44.76%、北京青宥仟和文化质押比100%。

    欢瑞世纪实控人为陈援、钟君艳夫妇,二人直接,以及通过实际控制的企业和一致行动人间接持有29.13%股权,累计质押28.49%,质押比为97.79%。

    今年以来,公司股价持续下跌,陈援等股东所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。为此,通过多次补充质押、二级市场增持等途径化解。同时,还通过解除少量质押股降低平仓风险。

    6月22日晚间,天津欢瑞与新时代证券签署提前还款1750万元、解除质押100股股权相关文件,此次解除质押的股份仅为100股。此前的5月31日、6月12日,天津欢瑞进行了两次解除质押操作,合计仅为200股。

    以此算来,截至目前,陈援夫妇的股权质押比仍然超过90%,公司易主的风险警报远没有解除。

评论
您还可以输入 300 个字   长篇评论欢迎 投稿 提交

推荐节目

节目名称:
节目简介:
联系方式:
正在提交中...

已提交成功,感谢您的支持!

发布商情

标题:
详情:
联系方式:
正在提交中...

已提交成功,感谢您的支持!

发布活动信息

活动名称:
活动简介:
联系方式:
正在提交中...

已提交成功,感谢您的支持!

文章备注

您可以对本条资讯进行备注。
收藏
备注
分享